圣天湖的前世今生

  

初来圣天湖的人,都会问这样一个问题:圣天湖是怎样形成的?为什么叫圣天湖?关于圣天湖的由来还有这样一段美丽的传说。

相传很久很久以前,在陌南镇的黄河岸边有一个小湖,湖边住着两户人家。一户姓张,一户姓李,他们都以摆渡为生。有一年农历六月六,张家喜得贵子,李家喜得千金。两个孩子从小青梅竹马,形影不离,日久天长,互生爱慕之心,私下交换信物,定了终身。不曾想,两家大人却因摆渡争客,结下冤仇,俱不同意这门婚事。两人抗争无果,在他们18岁那年六月初六,含泪携手投湖自尽。死后,他们的灵魂化作了一株并蒂莲,一红一白,分外娇艳。恰好从此飞过的一群天鹅被他们的忠贞爱情所感动,纷纷落在湖边,衔泥固堤,真心祝愿两位年青人化作的并蒂莲长生长盛。

以后每年的九、十月份,天鹅都会千里迢迢结伴来到湖边衔泥固堤。久而久之,湖堤升高了,湖水也多了,湖面也大了,湖里的莲花也一年比一年多了起来。张李二青年忠贞不渝的爱情故事和天鹅衔泥固堤的感人故事也在当地愈传愈广。因为在鸟类中唯有天鹅配偶后,互相忠贞不渝,一方身故后,另一方至死不再嫁娶,以表忠诚。所以当地人就把此湖叫作天鹅湖,并把每年的六月初六定为荷花节。

此后,圣天湖以其美丽的景色和神奇的传说,吸引着历朝历代的圣人贤哲,留下了许多传神的故事。相传道家学派的创始人老子当年在函谷关写《道德经》时,每当思路受阻就骑着青牛来圣天湖散心,只要转上三圈,立马文思泉涌,下笔如神。《道德经》中的经典篇目《水德》,就是得圣天湖之灵气而写就的。这就是着名的“老子游湖着经书”的故事。另外,流传较广的还有“关公洗刀”“八仙过河”等故事也发生在这里。传说吕洞宾等八仙最初就是在圣天湖这个地方过河传道的,因河在古代也叫“海子”,所以,久而久之,“八仙过河”就被传成了“八仙过海”。随着这些故事的流传,圣天湖的名气也越来越大,很多人称之为“仙乡圣水”。历代文人学子也争相在临考前到圣天湖游玩,染湖水之灵光,吃鱼头增灵气,以求蟾宫折桂,独占鳌头。天鹅湖也因此更名为“圣天湖”。

传说只是神话,它寄托了先民们美好的愿望和希冀。其实圣天湖是一处典型的河道变迁遗迹型的湿地,它的真正来历是这样的。

大约20世纪中叶,因为黄河倒岸,主河道移向河南一侧,这里自然形成了一处滩涂水泊。随着天气旱涝,其中的积水也时多时少,滋生出芦苇水草,也就孕育出鱼虾,招来了水鸟,成了村民游水摸鱼、张网捕鸟、放牧牛羊的乐园。由于地处曲里村附近,就被村人称作“曲里滩”。

转眼到了“文革”期间,政府提出“以粮为纲”的政策,号召“农业学大寨”。作为山区县,地方政府不但要求村民把满山的经济树木砍伐殆尽,学习山寨那样把山坡改造成一层层的梯田,专门播种农作物。还盯上了这片滩地,号召村民割掉这块渔牧业的“资本主义尾巴”,围堤造田。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命途多舛的曲里滩被改造成了一块盐碱地。

到了70年代前后,为了抵抗旱魔,陌南人民遵照“水利是农业的命脉”这一最高指示,根据“水利上马”的新政策,在曲里滩附近的马头崖动工修建了马崖扬水电灌站。投入使用后,正好需要一个能起到沉淀泥沙、储蓄备用水源的调节性水库,这样,曲里滩地便名正言顺地被改造成了马崖扬水电灌站的配套工程水库,以保障电灌站的正常提水蓄水。水库建成后,工作人员根据毛主席说的“人定胜天”,一度将其更名为“胜天库”。如今,人与自然要和谐相处,于是又将“胜天库”改回了“圣天湖”。

了解了圣天湖神奇的过往,让我们再来一起领略今日圣天湖的风采。站在湖边,放眼望去,东南面湖波荡漾,荷叶田田,让人不禁想起了江南水乡;西北面则是裸着青筋、露着傲骨的黄土高崖的粗犷景致。这两者组合在一起,恰似一个娇柔可人的江南女子,依偎着一位肌肉健硕的北方汉子。又好像一位顶天立地的北方汉子舒展开宽阔的胸膛,小心呵护着一汪钟情的至爱。置身在这样的境界里,怎能不让人流连忘返?难怪有人说:“到了圣天湖,就像到了人间仙境!”

春天,湖畔百花盛开,湖上百鸟戏水,犹如世外桃源。

夏天,2000余亩野生荷花争奇斗艳,交相辉映,荡舟湖中,胜似西湖,不禁让人想起了苏轼笔下的诗句“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秋天,湖面上渔船点点,渔网翻飞,让人忍不住想起电影《洪湖赤卫队》插曲里面的歌词“……晚上回来鱼满舱,四处野鸭和菱藕……”

冬天,上万只白天鹅迁徙至此,尽展雍容华贵之气,把湖面装点得生机盎然。当之无愧地成为摄影家镜头里的主角,吸引着不计其数的中外游客。

读到这里,你可能会问,这些天鹅从哪里来?它们的飞行路线是怎样的?关于这个问题,早有专家进行了研究。据资料记载,2015年初,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森林生态环境与保护研究所、全国鸟类环志中心,国家林业局森林保护学重点实验室三家科研机构曾联合对包括圣天湖在内的三门峡库区的大天鹅越冬种群进行了监测和环志回收,根据彩色颈环标记的回收结果分析,专家们发现在圣天湖越冬的大天鹅大部分来自蒙古北部和中部的埃塞湖、赛尔加湖、艾拉格湖、达尔罕湖等19个湖泊,途经内蒙古包头、鄂尔多斯黄河湿地、北京延庆野鸭湖、天津北大港水库、陕西榆林无定河等迁徙停歇地。它们中有的对越冬地比较忠诚,一连几年都在圣天湖越冬;有的则喜欢游荡,今年在这个地方越冬,明年又会在另一个地方越冬;有的甚至一年之内会在几个地方游荡。但大多最终选择在圣天湖景区落脚。

如今,漫步景区之中,极目远眺,成千上万只白天鹅,时而引吭高歌,时而盘旋嬉戏,把冬日的圣天湖,装扮得生机盎然。让素有“黄土高原第一湖”之称的圣天湖,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天鹅湖。



圣天湖.png

扫 码 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