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仅存四座唐代木结构建筑之一 ——五龙庙

  

外地人第一次来五龙庙,一般都要先以永乐宫为坐标。五龙庙离永乐宫只有几百米,在永乐宫的西北中龙泉村。从地理位置上看,庙既是村子的绝对中心和制高点,也是村里的中央景观。

五龙庙正殿,坐北向南,平面呈长方形,五开间、四架椽、进深三间,单檐歇山顶。柱头斗拱为五铺双抄偷心造,各种斗欹部的?度极深,拱瓣棱角鲜明,内部搁架铺作斗拱硕大,叉手长壮,侏儒柱细短,构成极平缓的厦坡。殿内无柱,梁架全部露明。整个建筑结构简练,古朴雄浑,展现了典型的唐代风格。对面的戏台建于清代,与唐代庙宇形成呼应。


先有五龙泉,后有五龙庙

五龙泉在庙南的土崖下。庙里一块唐元和三年(808)的石碑,描述昔日庙前的五龙泉“菰蒲殖焉,鱼鳖生焉,古木骈罗,曲屿映带”。据村民讲,以前龙泉村周边被称作“小江南”,因为水特别多,流到周边形成很多湖,里面种着一人多高的竹子,小孩子们夏天在湖里游泳,冬天抓着竹子滑冰。附近的很多地名里还有水的印记,比如“东张村”“西张村”,原来的名字其实是“东江村”“西江村”。五龙泉更是被奉为“神水”,很多人都大老远来灌水,周边的庄稼也长得好,可以一年种两季,一季小麦,一季玉米。据说清朝时,有一年正月十五村里舞龙,表演完后把龙放到五龙庙里存放,结果半夜里着火了,烧着了的龙头扎进了五龙庙的泉水里。后来村民都说,五龙庙里是祈雨的“水龙”,“火龙进不了水龙庙”。

历史混合着传说,但有两件事确凿地刻在了石碑上。一块是那块唐元和三年的石碑,记载了五龙泉的由来。大意是说当时一个姓于的县令,看周围水太大,决定兴修水渠,分流灌溉田埂。碑上还记载,五龙庙因泉而建,因为“泉主于神,能御旱灾,适合祀典”。


五龙庙承载着龙王信仰

现在正殿里面供着五尊神像,中间一尊是龙王,神色颇威严,两侧立着风、雨、雷、电四位神仙。原来龙王像旁边还有一顶轿子,据说以前久旱不雨的时候,村里人就把龙王抬出来晒,唱几天大戏。

古人以龙王为掌握风雨之神,为了祈求风调雨顺,历来便有龙王信仰。宋徽宗大观二年(1108)更降诏将天下五龙皆封为王:青龙神被封为广仁王,赤龙神为嘉泽王,黄龙神为孚应王,白龙神为义济王,黑龙神为灵泽王。五龙庙正式的名称即为“广仁王庙”,祭祀青龙神之庙,“五龙庙”为其俗称。以前周边每个村都有类似的龙王庙,但是留下来的很少,更别说从唐代一直保存到今天了。

另一块石碑是唐大和六年(832)的,记载了五龙庙的第一次重修。那是水渠和寺庙兴修20多年后,庙宇开始破败,此地也久旱不雨,村民求雨若渴。当时的袁县令夜有所梦,梦见龙王,梦醒后就去庙里祭祀,向龙王祈愿说如果三日后降雨,必将重谢。到了半夜,果然大降甘雨,势如盆倾,解了燃眉之急。袁县令兑现诺言准备修庙,见一条蛇锦背龙目,盘踞在废墟之上,更加不敢怠慢,“素捏真形,丹青绘壁,古木环郁,山翠回合”。

上世纪30年代日本人打过来,想要把庙拆了当柴烧,被县里的警备队队长拦住了,才免遭一劫,解放后这个队长也因为护庙有功,才没有像其他汉奸一样丢了性命,由此也可见五龙庙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地位。但祈雨的民间信仰逐渐衰微了,寺庙的香火也寥落了。像很多乡村庙宇一样,五龙庙也被改成了小学。上课就在大殿和戏台,加几扇门就成了教室。后来学生多了,才又在东西两侧加建了五间教室。直到1981年,小学才搬了出去,五龙庙被收归文物部门管理。它们成为露天博物馆最好的展览序言。


文物价值凸显

据庙内碑文记载,五龙庙正殿建于唐大和五年(831),距今1170多年,是中国现存第二古老的木构建筑,也是仅存的四座唐代木构遗存中唯一的道教建筑。这四座唐代木构都在山西境内,按年代顺序分别是五台山南禅寺正殿、芮城五龙庙正殿、五台山大佛光寺东大殿和平顺县天台庵弥陀殿。而在今年4月对天台庵弥陀殿的一次落架大修中,发现关于它建造年代的题记——“大唐天成四年建创立”,这是五代后唐明宗的年号,距离唐王朝灭亡已有二十余年。如果这一证据被完全确认,那么唐代木构就只剩下“三个半”了,芮城五龙庙的文物价值相对更高。

在一千余年的历史中,这里经历了几次重修,也差点在战争中被毁,所幸一直作为乡村的信仰载体而存在。最近的半个世纪,一度被用作村小学,但在上世纪80年代小学搬离之后,这座庙就彻底脱离了乡村的日常生活。因为农业灌溉技术的推广,祈雨的风俗早已不复存在,庙前喷涌的龙泉也在20年前干涸。

有记载的重修是创建将近1000年之后了,有三块石碑为证,分别在清乾隆十一年(1746)重修大殿,乾隆二十三年(1758)建戏台和大殿东院墙,清嘉庆十一年(1806)再次重修戏台。大殿梁上也留有三次重修时的题记:清代两次,还有1958年的一次,201年一次。

木结构建筑能够越过千年风霜,可算是奇迹。解放后,经历了几次文物普查,五龙庙的文物等级逐渐提升,从县级,到省级,再到2001年被列入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单。等级越来越高,其物理状态也越来越受重视。


知识情景理念

五龙庙的最重要价值在于它是仅有的四个唐代木构之一,否则也不会被尊为国宝。放大这个价值点,把主题由宗教引导到古建,用“知识情境”替代历史上的“民俗情境”,才是“活”的保护。这一理念用在了五龙庙周边环境整治工程中。

最终以万科“龙计划”落地——将五龙庙保护项目与2015年米兰世博会万科馆会后处置方案联系起来,由都市实践建筑事务所合伙人王辉操刀设计,于2016年5月14日竣工。

如今进入五龙庙,要从引导台阶逐级向上,穿过一片树木,继而转折,院墙尽端才是寺庙入口,进入的路径被尽可能拉长了。序厅是以仿当地黄土材料的混凝土挂板墙区隔的空间,地上刻着五龙庙足尺的剖面图,墙上则是中国古建筑时间轴,暗示游人将要开启一段中国古建筑之旅,而五龙庙就是承载它的露天博物馆。继续向前走,经过一个有纵深感的狭长通道,正对着五龙庙的侧面山墙。在王辉最早的设计草图中,在后来不同天气下的照片和速写中,这个角度都被着重强调了。他似乎是有意转换一个观察历史的视角,不同于传统寺院建筑中轴对称的礼制性序列,而是侧向进入,让人反观和反思,不急于进入历史性正殿,而是先绕向建筑师用当代语言营造的边缘地带。一系列混凝土挂板墙与青砖墙交替构成庭院和夹道,引导出一个曲折丰富的漫游路线:从解析四座唐代木构足尺斗拱模型的“斗拱院”,到介绍运城、临汾地区第六批全国文保单位的晋南古建展廊,再由台阶上到正殿背后的观景台,眺望近处的古魏国城墙遗址和远处的中条山,之后还可以绕到只有树木和石阶的冥想空间待一会儿。在这个似乎偏离中心的当代性漫游中,其实中心从未缺席。在每一个边缘空间里,都可以从各种景框中观看五龙庙正殿。



五龙庙.png

扫 码 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