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魏风》采撷地

  

《魏风》是《诗经》十五国风之一,为魏国境内的民歌。包括《葛屦》《汾沮洳》《园有桃》《陟岵》《十亩之间》《伐檀》《硕鼠》等七篇诗歌。魏是西周初分封的姬姓小国,故址在今山西芮城,鲁愍公元年(前661)为晋献公所灭,以其地封给晋臣毕万。《诗经·魏风》收集的是西周至春秋时期魏地的民歌,这些民歌反映当时民众生活的真实写照,也是中国诗歌自由体呈现的典范之作。朔源中国现实主义新诗创作,其鼻祖即在于此,而不在西方。

《葛屦》,实际上描写了一个缝衣女奴为主人家缝制衣服所体现出的贫富不均。缝衣女因受女主人的虐待而生不满,故作此诗而加讽刺。

《汾沮洳》,《毛诗序》云:“《汾沮洳》,刺俭也。其君子俭以能勤,刺不得礼也。”《韩诗外传》则以为是美隐居之贤者,云“虽在下位,民愿戴之,虽欲无尊得乎哉?”前者是说因君子勤俭,亲自采莫、采桑,有失体统,故作此诗以刺之。后者是说,汾水沮洳之间,贤者隐居其内,采莫、采桑、采藚以自给,然其才德,实在超乎“公路”、“公行”、“公族”之上。

《园有桃》这首诗语言极明白,表现的思想感情也很清楚,然而对诗人“忧”什么,时人为何不能理解他的“忧”,反认为他骄傲、反常?难以找到确切答案。

《陟岵》是一首征人思亲之作,抒写行役之少子对父母和兄长的思念之情。《毛诗序》曰:“《陟岵》,孝子行役,思念父母也。国迫而数侵削,役乎大国,父母兄弟离散,而作是诗也。”点明了诗旨,亦提供了背景。

《十亩之间》描写的是魏国地处北方,“其地陋隘而民贫俗俭”(朱熹语)。然而,华夏先民是勤劳而乐观的,《魏风·十亩之间》即勾画出一派清新恬淡的田园风光,抒写了采桑女轻松愉快的劳动心情。

《伐檀》是《诗经》中最为人们熟悉的篇目之一,甚至入选中学语文教材。最早《诗序》以为是“刺贪也。在位贪鄙,无功而受禄,君子不得仕进耳”;朱熹又以为“此诗专美君子之不素餐。《序》言刺贪,失其旨矣”(《诗序辩说》)。

《硕鼠》抒写农民不堪忍受重税,对不讲仁义恩德,残酷无情的剥削者的愤恨和抗议,表达了他们发誓离开剥削者,而去追求美好快乐生活的愿望。



《诗经.魏风》采撷地.png

扫 码 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