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城沧桑

  

古魏城遗址坐落在中条山下,距今县城北约2公里处,东起柴村、铁家庄,西至后龙泉村、城南沟村,北至永乐宫北约500米,南至永乐宫门前。古城之中,既有厚重的历史,又有灿烂的文化,蜚声中外的永乐宫位于遗址中央。古魏城遗址,1996年1月12日,被山西省人民政府公布为山西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3年3月5日,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因此,无论从哪方面来说,古魏城都当之无愧是芮城历史文化的一个标签。

根据1962年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对古魏城的考古发掘报告:古魏城城墙周长共4500余米,其中,南、北城墙长1150米,东城墙长1268米,西城墙长1000米,呈拱形向外突出。

按照《太平寰宇记》中记载,古魏城的周长达八里,相邻的古虞国周长仅四里,古魏城的周长是古虞城的两倍。后来的芮城县城周长也不过3里266步。这说明当时古魏城面积是比较大的。

根据《史记·魏世家》的记载,“献公十六年……以魏封毕万。”就是说,在封毕万以前,当时就有一个现成的魏邑。这就是西周初年周成王所封的姬姓魏国,就是芮伯万避难的魏国或者是《诗经·魏风》中被人们所嘲讽的魏国,也就是被晋献公轻而易举就灭掉的魏国。

西周时期,社会等级森严,尊卑鲜明,什么样的爵位建立什么样的城池有严格规定。春秋以后,虽然有些规矩乱了,但各诸侯国基本遵守了周王室之规。那时,将城邑分为三级:第一级是“王城”,即奴隶制王国的首都,享有这资格的只有周王室;第二级为“诸侯城”,即诸侯封国的国都,享有这种资格的诸侯甚多。第三级为“都”,即宗室和卿大夫的采邑,享有这种资格的人就更多了,各个诸侯国下都有数十个。《史记正义》所说的“魏城在陕州芮城县北”,就将这座城池定性为“城”,也就是说,它是诸侯封邑之“城”,而不是卿大夫采邑之“都”。《周礼·考工记》对城池的大小说得更明白:“天子之城方九里,诸侯礼当降杀,则知公七里,侯伯五里,子男三里。”这样就很清楚了,公、侯、伯、子、男,爵位不同,封邑城池的规模也不同。殷商时期,虞芮都以伯称之。古魏国的国王是什么爵位,史料上没有提及。西周初年,周武王分封同姓诸侯,魏地周围的虞、虢、郑、秦、郇都为伯,也没有提及姬姓魏国国君是什么爵位,但是周王朝派出的采诗官既然能将魏地与其他十四地的诗歌一起列入国风,就说明魏城君主不在伯爵以下。

同时,考古工作者的考古报告,也给我们提供了个信息。古魏城的夯筑是分几次进行的,里面一次既矮且窄,外面在前一次的两侧版筑加厚,又在上部加高,里层是浅灰色夯土,外层是黄色夯土,上部是深灰色的。这就告诉我们,这个城墙最少是分三次修建的,根据采集的遗物、发掘的墓葬和史籍记载的相互印证,推断是毕万的魏城问题不大的考古结论。但是,根据古魏城的规模,我们是不是可以更大胆推断,只是由于史籍上记载西周魏国的资料太有限了,这个城池完全可能是西周的姬姓魏国修建的。当然,由于历史太过久远,汉高祖二年(前205),芮城境内设的第一个县——河北县,县治也在魏城;十六国时期的河北郡的郡治也曾设在魏城;北魏太和十一年(487)又为河北县治所在地;直到北周明帝二年(558)变为芮城县时,县城才由魏城迁至今址。魏城前前后后存在一千四五百年。现在保存的古魏城遗址的城墙究竟是什么时候修筑的,是西周初期的魏国、毕万的魏邑、河北县、河北郡,这还有待考古进一步确认。

如今的古魏城内,坐落着龙泉村,村民的土地就在古城之内。沧海桑田,光阴荏苒,曾经繁华的古城池,变成了村民荷锄而耕的田垄。在他们心中,这里早就是祖祖辈辈居住的家园。尽管如此,从历史的角度看,他们却绝对不能算古城居民,他们的村庄也不能代表古城文化,只有四面沧桑厚重的城墙才能昭示这座古城历史的悠久和文化的厚重。



魏城沧桑.png

扫 码 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