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内阁首辅张四维

  

张四维(1526-1585)字子维,号凤磐,是蒲州风陵乡人(今山西省芮城县风陵渡镇),明代万历年间曾任内阁首辅。

张四维从小就很聪慧,当时的刘姓督学很赏识他,预言这个年轻人将来一定会成为国家的栋梁。张四维得到督学的垂青是有原因的,他从小到大是个不折不扣的学霸:十五岁考中秀才,名列优等;二十三岁中举,名列第二;二十七岁中进士,文章、书法兼优,入选翰林院第一名庶吉士。这位凤磐先生学问很不错,嘉靖三十四年(1555)授翰林院编修。十一年(1562)和四十四年(1565)两充会试、同考官,分录《永乐大典》副本。“学而优则仕,仕而优则学”,无论做官还是做学问,张四维都游刃有余。抄写《永乐大典》让他受益无穷,学问进境很大,读他的《条簏堂文集》,通古博今,文采斐然。他当时还经常为嘉靖隆庆年间的首辅起草各种策论,考订国策大计,相当于现在中央书记处书记一类的角色。《条簏堂文集》保留了其中的一部分内容,读来只觉的他高瞻远瞩,深谋远虑。辨析问题时一针见血,陈述利害时理据充分,对后世为政者很有参考价值。隆庆元年(1567),《永乐大典》副本录成,任首御讲幄,经筵日讲官,当了“帝师”。张四维的博学多才给隆庆皇帝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张四维不读死书,明习时事,才智过人又擅长文辞。其出身并不显赫,但他的母亲王氏有个弟弟却好生了得——舅舅王崇古后来被任命为宣大总督,相当于现在的正大军区极的高级将领,和戚继光同时,都是一举一动足以影响国家命运的的人物。此外,一代名臣、当时朝廷实力派杨博也是蒲州人(今山西运城永济市)。他们不但是同乡,还有亲上加亲的秦晋之好:杨博的儿子娶王崇古的女儿为妻,也就是说杨博的儿媳是张四维的表妹。

“天下三才”之一的杨博和安邦定国的王崇古二人都是久守边陲的军事专家,张四维熟知边防事务,跟二位亲戚有莫大的关联。杨博和隆庆年间的内阁首辅高拱关系很要好,王崇古也是高拱一手提拔的守疆大吏。张四维凭借自身的才干,很快也被高拱器重。高拱掌管吏部时,于隆庆三年(1569)破格提拔他为翰林院学士,升任吏部右侍郎,参与朝政。四年(1570)十月,侵扰边疆的蒙古把汉那吉因为媳妇儿被可汗爷爷抢走了,愤愤不平归降大明,他真是烫手的山芋,留下只会引来蒙古疯狂的报复,放回去又太可惜。总督宣府、大同军区以及山西军务的王崇古主张借此与蒙古通商。但当时朝野普遍认为这样做有失“朝廷体面”。于是王总督只好把此事上奏朝廷,朝议纷纷,相持不决。张四维竭力支持高拱、张居正同鞑靼首领俺答和好的主张,和议成功,边民通商,事实证明这一举措对促进民族融合与经济发展取得了莫大的成效。张四维的才干,由此可窥一斑。

一朝天子一朝臣,到了万历朝,张居正全面主持国政。张四维掌管詹事府事,充任《世庙实录》副总裁,相当于国家文史研究室的主任一职。在这个岗位上,张四维发现各地官员的章牍浩如烟海,诸司档案资料却或缺或失,杂乱无章。四维极力搜集整理,将嘉靖十年以后的朝章、军务、国赋、人事等资料整理的秩序井然,要提取某年某月某日的资料瞬时可得。这对力推改革的张居正大有裨益。此后他官运亨通:万历三年(1575)三月,张居正引荐张四维出任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正式入阁参预机务;万历四年(1576)充任重修《会典》总裁官;五年(1577)主持会试,肃皇帝《实录》成,加太子太保,晋文渊阁大学士;六年(1578)春,主持神宗婚礼,劳加少保,晋武英殿大学士。八年(1580)一品满考,加柱国少傅兼太子太傅;十年(1582)因为决策得力,晋兼太子太师。

张居正主持国事之初,军政财坏,国库空虚,农民起义此伏彼起,危机严重。而我们知道张居正是以打击前首辅高拱为晋身之阶的。但张四维极力支持张居正的一切政令主张和改革措施,执行“得盗即斩”的镇压手段,推行“一条鞭法”赋税制度,裁汰冗员,减少支出,防御鞑靼,浚治黄淮等,并且取得成效。万历十年,张居正死,四维升任首辅,累官加至少师、吏部尚书、中极殿大学士。一改张居正执政时以严刑峻法治理朝事的手段,而以宽大从事,安定人心。一次云南给朝廷输送贡金误期,神宗准备加罪地方官吏,经四维上疏而豁免。又诏取云南旧贮矿银二十万两,他又谏止。神宗欲下诏江西制陶瓷器物十余万件,而且要求样式奇巧,难以完成,四维又极力谏止。他还向万历皇帝建议放宽或去除不合理的苛政,施惠天下,并使受居正排挤或罢官的重要人物复职。一定程度上匡救了张居正的过失,自此朝政稍变,言路始开。

当时权臣已去,但宦官仍能弄权。张四维极力反对给司礼太监冯保加尊号。冯保借机向两人发难,污蔑张四维与吏部尚书王国光同乡是朋党。万历皇帝因为忠臣被诬而龙颜大怒,怒斥冯保的“枪手”御史张问达说:“元辅忠臣,御史何得妄言。”张问达有恃无恐再次弹劾,被皇帝降职调出。张四维也不肯善罢甘休,让门生李植与言官共同上疏揭发冯保罪状,神宗得知冯保平时狐假虎威的行径后大为震怒说:“奴辈盗我威福,久其急诛之”。于是冯保及其党羽皆逐,朝事大变。张四维每临大事有静气,国有疑难,都被他迎刃而力断。他志在扶危定倾,安利国家。

张四维出任内阁首辅的第二年,即万历十一年(1583),他的父亲嵋川公去世,四维将丁忧去职,辞官守孝。文华殿上临别,他劝神宗以法祖、孝亲、讲学、勤政、清心、寡欲、惜财、爱民,保终如始。然后带病匍匐奔丧,日夜兼程,废寝忘食,路上几乎病死。刚到家,后母胡夫人也撒手人寰,屋漏偏逢连夜雨,两个弟弟也相继病亡。张四维哀毁过礼,悲痛交集,带病致哀服丧,乡里人人称道,誉为德孝。

当时兵部尚书王崇古也已退职还乡,两人来到村外的万固寺闲游,看到寺内的多宝佛塔因为地震开裂倾斜,一直无人修缮,十分危险。这一切让他俩下了修塔的决心,在四维与崇古的筹办下,万固寺的重修事宜列如日程。万历十三年(1585),取宝拆塔工程就如期开展,张四维专门为宝塔题写了“多宝佛塔”匾额。然而没有等宝塔落成,张四维就去世了。

万历十三年(1585)十月,张四维守丧未满就病殁于家。万历皇帝为之辍一日,派遣能员干吏置办葬事,赠张四维太师号,谥文毅。今芮城县文博馆存有全国仅见的张四维文集《条簏堂集》,可以说是对这位先贤的最好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