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宫的重新发现和搬迁原因

  

由于全真教的衰落加之历史战乱的侵袭,曾经金碧辉煌的永乐宫,到了新中国建立之初,已经荒芜破败,尘封成了一座无人知晓其价值意义的建筑群。

1952年,分管山西文物工作、兼任文管会主任、山西省文教厅副厅长和文物专家崔斗臣在主持文物普查工作时,与当地普查人员偶然发现了黄河岸边这座叫不上名字的道教宫殿。当时的永乐宫,尽管宫院和殿堂残破,墙倒房漏,杂草丛生,破败不堪,遍地是鸟屎畜粪,殿内的壁画不但多有残缺,还有许多刀划钉损涂鸦的伤痕。但是崔斗臣还是目光如炬,慧眼识珠,立即将这处无异于古代艺术宝库的四座元代建筑“保存无恙”的喜讯上报给了国家文物部门。

在1954年的万隆会议上,周恩来总理就曾援引新发现的永乐宫纯阳殿壁画中吕洞宾一出生就洗澡的内容,驳斥了国际反华势力污蔑中国人不讲卫生,是“东亚病夫”的无稽之谈。

也正是基于这个举足轻重的报告,引起了国家文物部门的高度重视。1954年派遣古建研究人员再次来到永乐镇,对永乐宫进行了认真的复查实测。复查报告确定永乐宫不仅主要建筑基本完好,而且保存了大面积的元代壁画,并高度肯定了它的文物价值。于是,这座重新进入人们视线、拥有建筑和壁画双重巨大价值的中国古代文化艺术宝库,迅疾震惊了文物界、考古界和美术界,并引起了广泛的关注。

1954年,按照苏联提供的设计方案,确定在黄河晋、陕、豫三省交界的三门峡修建大坝,以此治理黄河水患,为下游提供电力资源。修建三门峡大坝,必然引起库区上游水位的抬升,黄河两岸以及渭河流域的许多地区将出现淹没区。于是一场大移民行动随之展开。

这时人们发现,永乐宫也正好处于规划的水库淹没区内,面临着将要被淹没的严峻形势。该怎么办?

保护文化遗产和经济建设,历来都处于一种复杂关系中。对于当时国家的领导人而言,经济建设重要,文化建设同样重要。他们以对这座堪称精品的宫殿群珍惜重视的态度,做出了一个前无古人的非凡决策:整体搬迁永乐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