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振铎笔下的永乐宫壁画

  

元代的“大纯阳万寿宫”,占地很大,今日的永乐宫只是原来建筑的一个部分而已。现存的有山门、无极门(又称龙虎殿)、三清殿(又称无极殿)、纯阳殿(又称混成殿)和重阳殿(又称七真殿)的五进建筑。除了山门是后代重建的以外,其余四座建筑都是元代之物。在这四个殿里,都有壁画,那些壁画也都是元代画家们的作品。

无极门里的壁画损毁得十分严重,今仅存东梢间东北壁上的一小块,画的是天丁、力士等,神情威猛,衣带飘飞,足以吸引着观众再向前看。这虽是残圭断璧,却已能引起观者们的赞叹。

三清殿是永乐宫的主殿,面宽七间,进深八椽,其四壁及神龛内外,满绘着壁画,高度达四二六米——四四五米,相传所画为三百六十值日神象,其实只有二百八十人,且是以八个主神为中心,而围绕仙伯、真人、神王、力士、金童、玉女等等的。那八个主神作帝后装、神情肃穆,仪态万千,或立或坐,形象优美。诸侍立者男、女、老、少、文、武,各各不同,表情也大相悬殊,或执笏,或执各式武器,或持伞扇,或捧各种宝物,或慈颜悦色,或怒目圆睁。或安静宁谧,或意兴奋发,或左顾右盼,或对主神有所申诉,或直立而倾听,二百八十人就有二百八十个各有特色的表现,决无雷同,也显不出重复繁杂。是大规模的“汉官威仪”的展览,是大组织的人物画的会集。且不说神态情调的表现,就是衣饰和袍带的飘逸和细致,也就够观众的敬佩和细细推敲的了。无疑地,这乃是最弘伟的一幅大画幅,足够充分地表现我国画家们的绝大的创作气魄。

纯阳殿的四壁画的是“纯阳帝君仙游显化之图”,乃是吕洞宾的一生传记,从他降生到元代为止的故事的连环画,以五十二幅画面构成。它们是那末工致,虽不是大气象的朝廷大会集,却是室内的日常生活,社会平常人物的形形色色的活动。假如说三清殿的壁画是富丽堂皇的话,那末、这个纯阳殿的五十二幅画便是精雕细刻的生活记录了。三清殿的壁上有泰定二年(公元1325年)六月“马君祥长男马七待诏”的题记。纯阳殿壁上也有至正十八年(公元1358年)“禽昌朱好古门人李弘宜、王士彦、王椿、张实、卫德和张遵礼、田德新、曹德敏”诸人的题名。这些画家们的姓氏,乃是中国绘画史上的新出现的人物。他们的创作将是怎样地在绘画的新页上放射出耀人双眼的光芒来啊?

重阳殿亦名七真殿,其四壁的壁画也和纯阳殿相同,是以王重阳和他的六个弟子为主的,以四十九幅的连环画构成之。其题材也是十分丰富多采的。如果我们研究十四世纪前后的中国封建社会生活,这些故事画乃是极重要的研究资料。种种古老的社会生活方式,都在这些画面上表现出来,供给我们以充分的采撷自由,而其作风又是那样地活泼生动,富有时代的和地方的色彩,虽不能说是艺术上最高的创作,却是那末优秀而又充溢了现实主义的作品啊。论述中国美术史和绘画史的学者们应该对永乐宫的这些壁画有很高的评价。

? (摘自郑振铎的《永乐宫壁画》)